《夜访吸血鬼》中吸血鬼形象的多视角解读

   《夜访吸血鬼》中吸血鬼形象颠覆了吸血鬼恶魔般的传统形象,并从多个视角诠释了吸血鬼的新形象。在这部小说中,吸血鬼被赋予了比人类更复杂的内心和坦白的个性,而它们的身份也更像是一个被神界、魔界和人界共同遗忘的弃儿,让人爱恨交加。这些吸血鬼有自己的宗教信仰,执著地徘徊于内心的善恶较量,拥有着永生的能力却并不乐于这样迷茫地生存在这个对于它们来说毫无意义的世界里。 
  关键词《夜访吸血鬼》 形象 
  《夜访吸血鬼》是1976年安妮·赖斯在心爱的女儿病世之后,为了平复心中的痛苦而创作的一部描写吸血鬼世界的魔幻小说,通过一个男孩和吸血鬼路易的谈话向读者展现了一个迷幻的吸血鬼世界。这部小说是作者生命中最重的创作《吸血鬼编年史》系列的第一部,它不仅创造了一种全新的吸血鬼形象,还用吸血鬼那迷幻虚晃的世界映射了人类社会中的种种现象,值得我们深刻地解读与研究。 
  一、吸血鬼的新形象 
  在《夜访吸血鬼》中,安妮·赖斯颠覆了传统的德古拉式吸血鬼的扁平形象,她以女性特有的细腻笔触探索和描画着吸血鬼的内心。她笔下的吸血鬼不再只是一群一味以饮血为生、以杀人为乐的魔鬼,它们有着类似于人类甚至比人类更复杂的思维和情感,它们的悲喜、无奈、彷徨和挣扎被完整地呈现出来,让读者爱恨交杂。在这里,吸血鬼的世界不再是一个纯粹的非现实的异化世界,更像是一个把人类的欲望与矛盾扩大化了的现实世界。安妮笔下的吸血鬼形象比传统的吸血鬼形象更饱满、更丰富。 
  首先,从外表上来看,《夜访吸血鬼》中的吸血鬼都是年轻俊美的,对人类有着无法抗拒的魅力。在安妮笔下,莱斯特被形容为金发白肤、举止优雅、流连于上流社会的绅士;路易也是一个深发碧眼、言谈举止如同十九世纪末颓废时期的王尔德的男子;克劳迪娅则是一个聪明倔强、犹如小公主般漂亮的女孩。与传统的吸血鬼相比,安妮笔下的吸血鬼这种外形上的变化,使吸血鬼的形象少了几分恐怖,更易于人们在情感上接受。 
  其次,也是最重的,这里的吸血鬼被赋予了更丰富复杂的内心世界和鲜明的个性特征,不同的读者总能够在它们身上看到自己的影子。它们虽然拥有着人类渴望至极的永生,再也不用惧怕死亡与病痛,但是这样的改变并不能使它们摆脱本为人类时所拥有的七情六欲与爱恨情仇,相反,在爱与恨、善与恶上,它们表现得比人类更激进、更强烈、更极端。对它们来说,永生虽然意味着可以永葆青春,但是也意味着永远承受寂寞的煎熬。它们不再是让人不寒而栗、咬牙切齿的魔鬼,而是渴望与人类共存、拥有归属感的另类群体,让读者夹在恐惧与同情之间进退两难。《夜访吸血鬼》中,最让读者生发出这种情感的人物莫过于路易。 
  二、吸血鬼的宗教观 
  不管在地球上的哪个角落,也无论是世界上的哪一个民族,即使大家的宗教信仰大不相同,却不得不承认,自古以来宗教对于人的精神作用是大致相同的。宗教信仰支撑着人的信念,约束着人的行为,给人以精神上的抚慰。对于吸血鬼来说,它们也有自己的宗教信仰,这些信仰就像一把剑,既可伤人,也可伤己,关键看它们选择了什么样的宗教信仰及如何看待它们。宗教,尤其是基督教,在吸血鬼反思自我的过程中起着很大的作用。一些人虽然经历了初拥成为了吸血鬼,但是它们无法摆脱作为人时的信仰,因而唾弃自身对鲜血的欲望,却又无力改变这一现实,所以备受折磨;而另一些吸血鬼则抛弃了以前的宗教信仰,从而呈现出一种新的信仰,这对它们来说不只是信仰的变化,更是心理上的解脱。吸血鬼在对自己的身份认同上产生的迷茫也隐射了当前人们的生存困惑。 
  在《夜访吸血鬼》的诸多吸血鬼形象中,路易是非常特别和复杂的一个。作为人,他把弟弟的死归罪于自己的头上,因而一心求死,认为这是一种从生存的悲痛中开脱的方式。他欢迎任何人来结束自己的生命,并因没有这样的人而苦恼,却从来没有想过依靠自己来了结生命。用一句话概括,即他是一个“想死却没有勇气自杀的人”。作为吸血鬼,他并不拒绝吸血,但是却不希望取人性命。他认为每一次吸血“是在感受另一个生命,而更多的是在感受一个生命的消失,那是一次又一次对我自己生命消失的感受”,这一切都被莱斯特称为“慈悲的死亡,珍贵的罪责”。作为凡人的路易是一个天主教徒,他心目中的上帝就是“吃喝玩乐以及生命的保障”,在他成为吸血鬼之后,他才开始真正地寻求他以前所信仰的上帝的真正涵义。与路易相比,莱斯特呈现出的是宗教怀疑论的追随者的形象和新时期吸血鬼的新面貌。他不相信上帝的主导,认为自己之所以成为吸血鬼,就一定有其存在的意义;他乐于享受自己是吸血鬼这一既定的事实,享受作为吸血鬼给他带来的一切快感;他放纵自己嗜血的欲望,毫不顾忌地发展他想发展的同类。在对待取人性命这件事上,路易始终认为他和莱斯特都应该是地狱中的囚徒,而且不管他身在哪里,他的灵魂都永远地处在地狱之中。而莱斯特却觉得没有神,没有地狱,没有惩罚,也没有救赎。 
  三、吸血鬼的善与恶 
  不管在小的字典还是大的词典里,关于“善”与“恶”的解释都不是单一的,在不同的历史时期,善与恶的定义也有着不同的表述。就生命本身而言,善与恶往往是相对的,它时常是处于一种道德的悖论中的。善与恶都是一种主观心态,同样一件事,随着评判尺度和角度的转变,就会导致不同的认识效果。 
  人类眼中的善与恶往往是站在主体为“人”的角度上解读的,同样,在吸血鬼看来,人类才是充满邪恶的异类。在现实社会中,相对于其他物种,人类也拥有天然的优越感。与吸血鬼维持生命单一性条件相比,人类的选择显然宽泛得多,但是绝大多数人也从不吝惜夺取动物的生命,却从无罪恶感,只因人类比它们更高级,而这种优越性,也是掌握了话语权的人类自己赋予的。但当吸血鬼成为叙述者时,它们所展示的善恶世界则不能简单地以人类既定的道德标准去衡量。人类固然是吸血鬼的受害者,但同时也是吸血鬼的迫害者,他们也有很多方法将吸血鬼置于死地,和平共存与你死我亡的选择权并不是绝对掌握在吸血鬼的手中。
  不只是吸血鬼与人类之间的善与恶难以判断,吸血鬼对自身的善与恶也是无法定论的。很多吸血鬼,尤其是刚转化的吸血鬼,它们身上都残留有人的情感和对人的怜悯。它们同时拥有魔性和人性的双重特征,成为无法逃离的矛盾体。更加残忍的是,人类社会对它们不加分辨地排斥、恐惧和迫害迫使它们不得不向恶的一面转化。在《夜访吸血鬼》中,路易觉得“恶,随时随地可见;善,却很难有立锥之地。”而与自己信仰完全不同的莱斯特的突然而至,确实给他带来了不同的感受。毫无疑问,莱斯特是个比路易合格的吸血鬼,他夺人性命如同踩死一只蚂蚁般从容,但在他的内心深处,会发出“如果地狱都不我们呢?”的疑问与感叹。他选择堕落,拒绝救赎,是因为他清楚地知道自我牺牲和救赎在人类社会中是没有容身之地的。 
  四、哲学视角吸血鬼的悲哀 
  生与死是人类永恒的话题。随着文明的发展,人类对死亡的意识越发清晰,死亡乃是每个人都必须经历的一次终极性体验。千百年来人们想尽一切办法想从对它的恐惧中挣脱,却从未成功。世界各民族尽管生活环境、宗教习惯千差万别,但对死亡的态度却空前一致,总希望以自己的智慧对抗面对死亡时的恐惧,并且充分发挥想象,强调灵魂不死,构建生死轮回之说等等。所以,吸血鬼这一永生的存在便应运而生。其实现代吸血鬼形象的可怕之处并非由于它们的存在,而是因为它们反映了人类内心深处最隐秘的恐惧和欲望。 
  前文到,吸血鬼不同于僵尸,虽然都以吸食鲜血为生,但是僵尸没有思想和情感,因此也就没有人性与魔性、生与死以及精神归属的困顿。不可否认,现代吸血鬼形象虽然仍有让人恐惧的一面,但更多引起的是对吸血鬼的羡慕与嫉妒。作为超越人的自然属性的一类灵异,吸血鬼永生不死,容颜不老,拥有超人的力量,超脱凡人匍匐于泥沼中的平庸生活,没有柴米油盐的琐事。但是对吸血鬼来说,它们虽然有永恒的生命,却也不得不置身于永恒的生与死的尴尬之中它们既不属于完全的生的范畴,也不能归类于完全的死的范畴,“他们既不是生也不是死,他们是死亡乔扮成的生命体,或者更像生与死在做着狰狞的鬼脸”。 
  在哲学家看来,生与死本身就是完整生命体的一部分,是人内在的规定性。在一个人的生命被创造的时候他是无法参与和干涉的,与此相对应,死亡也是不可规范与避免的。生与死本身就是属于生命的。安妮笔下的吸血鬼虽然被赋予了种种灵异,但是它们也从未逃脱死亡的威胁,它们并不是无所漏缺的,拥罩在它们头顶的阳光的诅咒是它们的致命弱点。不管它们在月色中有多么的强大,只人们确信了它们的存在,它们就有可能在白天被人类轻而易举地消灭。这在某种程度上也宣扬了人的力量。 
  总之,安妮笔下吸血鬼的悲哀也映射了人类的悲哀及造成这种悲哀的原因。生命的意义也是一种信仰,它帮助我们正确地看待自己、看待生命、看待世界。吸血鬼获得了永生,却仍逃脱不了孤独和迷惘的枷锁。可见,能够解决这些情感问题的不是时间,而应该是心灵。路易内心的矛盾让他觉得到哪里都身处地狱,此时,永生不死则预示了他无尽的绝望。小说用幻想的手法呈现给读者一个非现实的世界,从而反映了我们人类在生存时所面对的生与死、善与恶、人与自己以及人与社会之间无处不在的矛盾。 
  参考文献 
  1王灵娟.试论《吸血鬼编年史》中的吸血鬼形象D.湖南湘潭大学,273. 
  2 法克罗德·勒库德著.朱晓累译.吸血鬼的历史M.北京经济日报出版社,226. 
  3史托克著.吴岳添、林中河译.吸血鬼传奇——西方聊斋M.重庆重庆出版社,19993. 
  4Jean Marign著.吴岳添译.吸血鬼暗夜里寻找生命M.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199919. 
  526北京大陆桥文化传媒编译.神秘文化典藏系列千年不死的怪物——吸血鬼M.重庆重庆出版社,2752,31 
  6美安妮·赖斯著.姜秋霞、魏向清、张沂昀译.夜访吸血鬼M.南京译林出版社,22113,